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言情小说 >

网游之一刃诛天

    【作品简介】
  • 连续三届的WCG冠军,本来这种荣耀和辉煌可以一直持续下去,但一次意外让我成为了废人。三年后,游戏《问天》问世,给了我一个新的机会......

   (1)陨落的天才

  我叫吴归,连续三届的WCG冠军,那是我所创造过的最大的荣耀,也正是这种荣耀,造就了我三年前的辉煌,即使现在,我也记得当年那些叫喊着“小霸王吴归”之名的人群的疯狂。如果不是那一次事故,这辉煌也许……不,一定会一直持续下去。

  “神殒公司创世纪全息游戏《问天》,九月20日公测,据官方报道,该游戏的真实度可达到前所未有的百分之八十九,玩家可以在游戏中得到与真实生活完全相同的游戏体验,并且……”

  破败,简陋的出租房内,一名少年看着眼前的一台老旧的彩色电视机,喃喃地道:“《问天》,这款游戏,真的能让我靠自己再次站起来吗?”。

  少年身旁的桌子边,倚着一副拐杖,显然,少年无法正常走路。

  “嗯,没错的,如果是百分之八十九的真实度,是完全可以让你体验正常行走的感觉的,而且游戏开启了真实货币兑换系统,如果是你的话,以后应该不用再住这种出租房了。”

  回答少年问题的是一名俏丽少女,少女一头瀑布般的黑色长发直到腰间,身着一席淡黄色的连衣裙,背上系着一个大大的蝴蝶结,她眨着亮晶晶的大眼睛,笑盈盈地看着少年。

  “如果是我……吗?”我摇了摇头,苦笑到:“如果是三年前,我还有机会,但现在,我不过是个废人罢了。”

  少女闻言,默默低下了头:“对不起,如果不是我……”

  我摆了摆手,微微笑道:“没关系的,我从没怪过你,那种情况下,任何还有良知的人都不会袖手旁观的。”

  我扭头看向回到厨房中忙碌的少女,默默地回忆起了三年前。

  搭讪,劫持,一群混混围着一个羸弱的女孩,就像是三流小说中的龙套一般。

  “放开那个女孩。”说完这话我自己都觉得弱爆了,感觉剧情有够狗血的。

  然而龙套的演员和狗血的剧情却促成了我不幸的结局,尽管救下了女孩,但是在混战之中,我的头部却遭到了重击,神经系统遭到破坏,给我治疗的那个蒙古大夫告诉我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有所好转,然而除了能依靠拐杖行走之外,什么都没有变化。

  只是,除了无法正常活动身体,最要命的是我不能再长时间用脑,也就是说无论是集中注意力还是思考,都不能有太长时间,否则轻则头痛,重则有生命危险。恩,用我的话来说,我感觉自己智商变低了……

  然而,随着我头部的受伤,我不但无法再次参加WCG,更是失去了原先程序员的工作,曾经的一代天才人族指挥官,天才黑客,天才程序员,就此陨落。

  “乌龟,我先回去了,晚饭我给你放在桌子上了,”女孩微微笑着,冲着我挥了挥手。

  “嗯,谢谢,还有,别叫我乌龟。”

  “嘻嘻……”

  我撑起双拐,站在楼上,看着女孩的倩影渐渐从我的视线中消失。

  “她叫夏可,自从我三年前因救下她而受伤之后,她就总是来照顾我的起居,也许是因为内疚,也许是因为其它原因,我不知道。”

  不论如何,三年了,只有她还依然陪在我的身边,曾经围着我欢呼的人群,也早已不知去向。包括这次《问天》的公测,也是她帮我买来了游戏头盔,否则,我根本挤不进拥挤的人群。

  看着身旁的游戏头盔,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两个大字:“问天”,一把血迹斑斑的长剑插在二字中间,为这华丽的图案平添了一抹苍凉。

  诚然,加入这个游戏,我本是为了能再次不用依靠双拐站起来,不过经过夏可刚才的提醒,我又有了另外的打算。

  是不是到时候……重振我的世界了呢?

  三年了,我已经几乎忘记了什么是梦想,什么是希望,更不记得独立行走的感觉。就连在这里住着,也只是因为想找一个不会让自己丢脸的地方安安静静地死去罢了。

  可惜,夏可及时地出现,偏偏又让我不知为什么不愿就这么认输。

  这次,或许是个机会。

  ……

  我把游戏头盔放在枕边,抚摸着它,闭上双眼准备休息,明天就要公测了,要保持好状态才行。

  三小时后。

  丫·的!失眠了。

  ……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我揉了揉眼睛从床上爬起来。昨晚的失眠搞得自己无精打采,这可不行,我走到卫生间,把头放到水槽里,拧开了冷水的开关。

  “嗞嗞——”

  “呼——”猛吸一口凉气,抬起头来,看着镜子里自己湿漉漉的头发和浑身的鸡皮疙瘩。嗯,清醒多了!

  用毛巾把头发擦干,看了一眼墙上碎了半块玻璃的挂表,6:30,还有半个小时公测。

  我带上头盔,插上电源,提前半小时等候,早起的虫儿……啊不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

  嗯?没有反应?

  我疑惑地伸手扶了扶电源插头——是插头没插牢吗?

  还是没有反应……

  我拄起拐杖,走到电视旁边,按下开关。

  果然,没有反应。

  我默默地走到门口,打开为了挡住房东而安的“七锁之门”,慢慢地走下门去。

  楼下,房东正翘着二郎腿,叼着一支烟看电视,我无语地看着她,道:“娟姐,为什么把我的电停了?”

  房东是个三十出头的大龄剩女,每天打扮的花枝招展,平时不是泡在酒吧,就是经人介绍去相亲,这么多年来一个都没成,不过我却总是能听见楼下房东卧室“吱呀吱呀”的木板声……呃,不去想它不去想它。

  房东转过身来,吐出一个烟圈:“呦,我的大少爷,你终于舍得出来了,门弄得挺结实啊我撬都撬不开,我要不把电停了我看你是打死都不肯出来了啊?”

  我低头:“那个,娟姐,房租我会交的,再给我……”

  “宽限几天?”房东瞪眼:“三个月前你就这么说!”

  “呃,可是我……”

  “你是钱又都在股市里?还是卡又被ATM吞了?还是工资又要明天发?还是你送钱的亲戚又在骑马赶来的路上?丫·的!我给你两天,赶快把房租交上,连带上个月和上上个月的,否则老娘今天停你电,明天停你水,后天就把你扫地出门!”

  “呃……”

  “还不快给老娘弄钱去!”

  “呃,今天先停水行吗?我要用电……”

  “滚!”

  ……

  回到楼上,我愤愤不平,在心里把那包租婆XXOO了一百遍。

  怎么办?虽然说万事开头难,不过我万万没想到居然会在这连开始都算不上的地方吃瘪。

  找别人借吗?先不说我那被我当做案板的绿屏的诺基亚上次终于被切碎了。就是借,我认识的人也只有夏可,还在读大学的她是不可能有那么多钱的。

  目光移向墙角的衣柜,在那柜子的倒数第二层的抽屉的内侧的第三本书的书皮里,有我节衣缩食省下来准备换台电脑的几千块。

  狠狠心咬了咬牙,我翻开柜子,从柜子的倒数第二层的抽屉的内侧的第三本书的书皮(你丫这是在凑字数)里拿出我的血汗钱,向着楼下走去。

  十分钟后……

  我虎着脸,走回房间,慢慢地关上门,把头盔接上电源,指示灯亮了。

  嗯,钱一交上,房东高兴了,我也有电用了,皆大欢喜……

  个P啊!劳资的血汗钱啊!

  摇了摇头,算了,不去想这些东西,我看了一下时间,还有五分钟就要公测了,带上头盔,激活按钮,我进入了游戏。

  ​

阅读完整小说

热点资讯

美容

美发

减肥

丰胸

情感

  • 罗格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Copyright@ Rogge Media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 女人私房话 www.nrsfh.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北路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