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言情小说 >

撒旦的宠妻

    【作品简介】
  • ..

  第001章 相遇

  伊玛菓大陆上,就属杉中和汀卓最繁华了,在这里安全系数最高,商品贸易最齐全,上流社会的人也最多。

  白堇寒撑着下巴看着白色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眼里充满了向往,她想要一部名叫卡拉的车子,红色招摇的外壳,流畅完美的线条,还有说不出的高贵典雅。

  “您好,请问您需要点什么?”身边响起冰冰妹子甜腻的声音。原来是一名妇女带着一个小男孩来到了面包店里。

  “妈妈,我要麦香香蕉蛋糕和椰蓉土司,港式吐司。”小男孩指着一些面包糕点说道。

  “但是亲爱的,家里的港式吐司还没吃完哦!”妇女抱着小男孩的小脑袋温柔的说。

  “恩,蛮好吃的,那就吃完了再来买吧,老师今天跟我们说,不能浪费粮食的。”小男孩娇恳的说道,小脑袋歪着,似乎在想老师跟他们讲的课。

  “宝贝真乖!”年轻的妈妈‘啵’的一声就在小脸蛋上亲了一口。

  “一共56元,收您100元,找您44元。”白堇寒飞速的计算和找出妇女的钱:“这是本店送给您家小宝贝的小玩具,感谢您的购物,愿您下次再来!”

  店家是个温柔的女子,所以总是喜欢弄些小东西送给带了小孩来购物的人,当然这样做是有好处的,几乎所有的女都有这样一个特,就是喜欢贪点小便宜,特别是结婚了的女,不管有钱没钱,免费送的格外招人喜欢,况且这些送的小东西都不是便宜货,是小柔姐千挑万选的。

  没错我白堇寒来这里上班已经一个月,离白堇寒高考过去也是一个月了,理所当然,她肯定会考不上,因为她的心思都不在考试上。

  还记得那天,是白堇寒的生日,6.16,她与母亲之间有些隔阂,这个隔阂早就有了,所以她没有回家吃家里母亲为我准备的长寿面,而是选择了一家小面馆,招呼着几个朋友一起,叫了几碗面,简简单单的吃了一顿,伊玛菓大陆的面食并不贵,但是那一顿,吃了她所有的积蓄。

  吃完了之后,还去了学校后面的树林里疯玩,那一天,离高考已经近在眼前,但是她们却很淡定,也许可以说,装着很淡定。

  回到家后白堇寒想问问我母亲,她父亲到底是怎么死的,她想起她的珍藏盒里的那块玉吊坠,一直耿耿于怀。她18年来百思不解,为什么她的父亲不见了,明明以前还有的,每当想到父亲,白堇寒就想喝点酒。

  酒是个好东西啊,白堇寒手撑着下巴呆呆的想。一醉解千愁,从此不管世间哀怨凄惘了。

  母亲看见我又不是在家里过的生日就很生气,但是却不会朝她怒骂,白堇寒更希望她朝她怒骂,至少,她的心中还有她,还有她的女儿。母亲生气总是躲在屋子里,拿着父亲的肖像,静静的哭,压抑的哭。而白堇寒,不愿看到也不愿听到这种哭,像是受了很多苦,有说不完的委屈,诉不完的哀怨。

  想起母亲,白堇寒觉得今天必须的去喝点酒,这心里的瘪着的不只是委屈,还有心痛。

  “堇寒,今天下班后要去哪?”冰冰妹子扭着她那丰满的臀部走到白堇寒身边,用肩耸了耸她,白皙丰满的脸,轻佻着眉,眨着‘你懂得’的眼神。

  “今儿去喝酒,你去吗?”白堇寒知道冰冰妹子从来不喝酒,因为她怕再疯狂的丰满下去。

  “不去,堇寒每次都这样,难道你就不能有点别的爱好吗?”冰冰丰满的嘴轻嘟着,言语里尽是委屈。

  “好啦,好啦,下次陪你去看帅哥和帅哥怎么样?你不是最喜欢了吗?”白堇寒也用轻佻的眉眼看着她,耸了耸肩,手里关着面包店的收银柜,这是属于她的收银柜。

  “好吧。”冰冰原本就没有白堇寒高的身躯顿时一矮,而后又满血复活似得,甜腻道:“堇寒真可恶,向人家抛媚眼,我快要受不了了啦。”

  “额···我真的没有,我是有样学样。”白堇寒已有所指的说道,她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都这样告诉自己“堇寒,不要用你饱含深情的眼光看着我。”其实她只是有样学样的挑挑眉。

  “哼,不跟你扯,我今天中午发现有帅哥和帅哥出现在杉中广场那边,我今天再去溜达一圈,也许还会有收获,拜啦,明天讲给你听。”冰冰丰满的身子飞舞着,速度是来上班速度的两倍。

  白堇寒也开始收拾东西走人了,她想起高考前的醉酒,想起高考前听到的消息,她就心头阵阵不舒爽。

  白堇寒捏着自己的小包来到离面包店不远的咖啡馆,不知道咖啡馆里会不会有酒喝,咖啡和酒都是属于喝的,应该会有吧,白堇寒愣头愣脑的想着。也就晃晃悠悠的走进了咖啡屋。这咖啡屋还挺有情调的,看着大厅里的布置,白堇寒想着刚进来时看到的招牌,叫‘浅约咖啡’,一看这名字就觉得浪漫啊,这里是约会的地方还是什么呢?‘浅约’还不错的样子,白堇寒用她只有高中知识的脑子,只想出个‘还不错’而已,到底是什么意思,那要问开店的人了。

  “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一名穿着绅士的青年男子来到白堇寒坐的地方,轻声恭敬的问道。

  白堇寒坐在用绿色植物隔开的空间里,屁股下是用细软的丝绸镶在植物藤上,整个椅子让人清爽又有趣,因为椅子是秋千造型,但是比一般的秋千却舒服了百倍不止。白堇寒手敲着同样是用植物装饰的桌子,只觉得世间百态,无奇不有:“这里有酒吗?”白堇寒稍微侧着身子,用丹凤眼直盯着眼前绅士英俊的男子。

  白堇寒一说完,服务生就顿了一下,在这里做了这么久了,今天碰到的刁难着有点奇葩啊:“对不起!这里是咖啡厅,浅约咖啡厅为您提供最优质的咖啡喝最优质的服务。”绅士服务生稍微的弯了弯腰,还是恭敬的回答。

  “那就是没有酒咯。”白堇寒转正身子,手里轻柔的捏着装饰在桌子上的植物,但是声音明显下调了一个音:“这么大的咖啡厅里,真的一瓶酒都没有吗?”

  服务生囧着一张脸,略显为难的说:“小姐,你是不是走错了地方,这里是咖啡馆,是没有酒的。”有一米八多个子的服务生囧囧的站在那里,认真的想咖啡的食谱所有的食物,但是很失望,他还是没有想到有和酒沾边的咖啡。

  白堇寒也囧囧的坐在那里,手里捏着她不小心拽下来的植物叶子,这是属于四季常青科的植物,但是白堇寒却不认识它:“好吧,这附近哪里有酒喝吗?”白堇寒捏着叶子, 疑惑的问着眼前的服务生。

  突然旁边有人发出低笑声,用低沉迷人的嗓音说道:“出去向左转再向右走几步就有一个酒阁。”

  白堇寒微微的转着头看向旁边座位上的人,只看到一张侧脸,饱满的额头,深刻俊逸的侧脸,很让人着迷的高挺鼻子,还有紧紧抿着的嘴唇,总的来说很迷人,但是他穿的衣服有点怪,直觉告诉白堇寒,那件衣服真的很不对劲。漆黑的衣服,不是西装,也不是便装,给人的感觉怪怪的,不过也还算正常吧,白堇寒打算不再纠结。

  “哦,抱歉,走错地方了,不过我觉得,这里有酒多好啊。”白堇寒捏着她的小包,清秀的脸因为丹凤眼的流转而让人觉得妩媚:“哦,还有谢谢隔壁座位上的先生。”说完就开始往外走,173cm的她加上高跟鞋显得特别高,更何况白堇寒不是冰冰那样丰满的人,她只是清瘦的,所以,服务生站在那里看着白堇寒的背影,怔怔的,而忘记了说:“欢迎您的下次光临!”但是下次他真的会欢迎她的‘再次’就不一定了。

  冷子越看着白堇寒拽下一片叶子的地方,微微的勾起了唇,他本来只是出来执行任务的,而且变了装,被发现怪了吗?呵呵,真有趣的女人。冷子越端起咖啡,抿了一口,不放糖的苦咖啡,真的好苦,但是这世间本来就是苦的,调味品只有不懂品尝的人才会加。

  ​

阅读完整小说

热点资讯

美容

美发

减肥

丰胸

情感

  • 罗格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Copyright@ Rogge Media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 女人私房话 www.nrsfh.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北路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