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言情小说 >

《魔道祖师[重生]》结局:忘羡 作者:墨香铜臭

    【作品简介】
  • 魏无羡给师弟织了一辈子毛衣, 万人唾骂,声名狼藉。 师弟带人端了他老巢,亲自送他下地, 纵横一世,死无全尸。 被镇压数年, 兴风作浪的一代魔道祖师,重生成了一个…… 脑残。 还特么是个人人喊打的断袖脑残! ..

    第111章 忘羡第二十三
   
    魏无羡和蓝忘机奔出好远也没见旁人追上来,终于确定蓝启仁一众没心思理会他们了。
    魏无羡骑在小苹果背上,道:“反正那边也没什么非咱们俩出场不可的事情了,就这样吧。”
    回首望了一眼,蓝忘机点点头,将小苹果的绳子收了收,牵着继续走。
    各人的事,只有各人自己能解决。即便是亲兄弟如蓝曦臣,现在的蓝忘机也无法对他起到什么帮助作用。安慰是无力的,什么都是徒劳的。
    魏无羡默默凝视了一阵手里的陈情,再次把它插回腰间。
    方才他们走的时候,魏无羡回头看了看温宁。
    温宁冲他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那意思非常清楚,不打算和他们一起走了。这是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温宁不跟他一路,有了自己的决定。魏无羡猜,他大概是有了自己想做的事了。
    这也正是他一直以来的期望。温宁毕竟并非真的是他的仆人,总有一天会有自己的路,可是真的到了这一天,又让人有些伤感。
    现在陪在他身边的,只有蓝忘机一个人了。
    何其有幸,他想要的那个陪着自己的那个人,也只有蓝忘机。
    魏无羡拍拍小苹果的臀部。它身上的褡裢里硬邦邦、鼓囊囊的,装满了苹果,大约是蓝家的小辈们给它准备的吃食。魏无羡从里面摸出个苹果,送到自己嘴边,盯着蓝忘机俊秀的侧颜,咔擦啃了一口,异常清脆。
    小苹果见自己的苹果被人无耻偷吃,气得鼻孔喷张,直摔蹄子。魏无羡没空理会它,又是几巴掌拍上去,把没吃完的苹果往它嘴里一塞,忽然道:“蓝湛?”
    听他语气有异,蓝忘机转目望他。魏无羡伸出右手,抬起他的下颔,俯身把自己的嘴唇贴了上去。
    过了很久,魏无羡才和他分开一点点,睫毛挨擦着他的睫毛,低声道:“怎么样?”
    蓝忘机:“……”
    魏无羡道:“你干嘛不问我为什么忽然这样?”
    蓝忘机:“……”
    魏无羡道:“要我一个人唱独角戏吗。”
    魏无羡习以为常地道:“好吧,那我自己说下去了。我刚才就想这样做了。你……”
    话音未落,蓝忘机忽然反手搂住他的脖子,动作粗鲁把魏无羡的头压了下来,两人重新亲在了一处。
    驮着魏无羡的小苹果受惊了,连嚼苹果的嘴巴都凝固了,安静如一头木驴。
    弃小苹果于原地不顾,两人磕磕绊绊缠到了一片灌木丛后,魏无羡猛地把蓝忘机推倒在草地上。
    骤雨初歇的草丛中尚有雨露未歇,沾湿了蓝忘机的白衣,不过这白衣很快就被魏无羡扒下来了。他轻声道:“别动。”
    魏无羡的颈项、唇齿之间,都是清新的青草气息。蓝忘机身上则是冷淡的檀香。他跪在蓝忘机双腿中间,从蓝忘机的额头一路吻下去。
    眉心,鼻尖,面颊,嘴唇,下颌。
    喉结,锁骨,心口。
    沿路起伏,虔诚无比。
    生命的大和谐
    蓝忘机小心翼翼地去吻他,动作略显笨拙。魏无羡眯起眼睛,张开嘴让他深入,勾起舌尖缠绵了一会儿,模模糊糊地瞥见了蓝忘机锁骨之下的那个烙印。
    他把手放上去,覆盖了那个伤痕,道:“蓝湛,你告诉我,这个是不是也和我有关?”
    沉默片刻,蓝忘机道:“没什么。当时我喝多了。”
    把血洗不夜天的魏无羡送回乱葬岗之后,等待着他的就是三年禁闭。闭关期满,出来之后听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天道好轮回,善恶终有报,夷陵老祖终于身死魂消。
    在整座山上漫山遍野地找了好些天,除了从被大火烧了一半的树洞里捞出一个高烧昏迷、奄奄一息的温苑,什么也找不到。哪怕是一块骨头,一片碎肉,一缕虚弱的残魂。
    在回云深不知处的途中,蓝忘机在姑苏的彩衣镇上买了一壶“天子笑”。
    这是他买回去的第一壶,也是他唯一喝下去的一壶。
    酒很香,很醇,也很辣。大概能明白那个人为什么会喜欢。
    喝他喝过的酒。
    受他受过的伤。
    酒醒之后的蓝忘机没有记忆,但是胸口已经多了一个和当年魏无羡在屠戮玄武洞底留下的那个烙印一样的伤痕。存放岐山温氏收缴物的仓库也被人砸开了。所有的门生看着他的眼神都很惊慌,很震惊。
    蓝启仁看起来很难过,也很生气,在蓝曦臣的劝阻之下,最终还是没有再责骂他。三年之中,无论是责骂还是惩罚,已经够多了。
    他叹着气,没有再反对蓝忘机把温苑留下来的决定。
    到如今,这伤口已经结痂十三年了。
    生命的大和谐
    终于尝到自己种下的恶果,魏无羡一边讨好地亲他,一边毫无尊严地道:“二哥哥,你行行好,留我条命在,咱们来日方长,下次继续,吊起来继续行不行?今天饶了我这个雏儿吧。含光君威武,夷陵老祖输了输了,一败涂地,来日再战!”
    蓝忘机额头有微微的青筋突起,一字一句,艰难无比地道:“……真想停下来的话……你就……闭嘴别说话了……”
    魏无羡道:“可是我长着一张嘴我就是要说话的呀!蓝湛,之前我说,要和你天天上|床那句话,你可不可以当做没听到?”
    蓝忘机道:“不可以。”
    魏无羡心碎道:“你怎么能这样。你之前都没拒绝过我什么的。”
    蓝忘机微微一笑,道:“不可以。”
    看到他这样的笑容,魏无羡的眼睛瞬间又亮了,一阵飘飘欲仙,不知身在何处。
    可是,他立刻被与这春风化雨般的笑容格格不入的动作逼得眼角飙泪,双手抓着草地声嘶力竭道:“那四天,改成四天上一次行不行,四天不行三天也成!”
    最后,蓝忘机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地下了结论:“天天就是天天。”
   
    第112章 忘羡第二十三 2
   
    三个月后。
    广陵。
    一座山头之上,一群村民持火把,农具作武器防身,慢慢地朝山上一片树林围去。
    这座山上有一片野坟,近几个月来不甚安宁,山下村民一直都遭到野坟孤鬼的侵扰,终于再也无法忍受,请来几位路经此地的修士,一齐上山铲除根源。
    暮色|降临时分,虫鸣清亮,半人高的野草丛时而簌簌,仿佛有未知事物潜伏在内,等待随时发难。可提心吊胆地拨开野草,用火把一照,又往往是虚惊一场。
    那几名修士手持长剑,带领着这些村民,小心翼翼地横穿过草地,进入森林。
    森林里便是那片野坟地,或石或木的残损墓碑歪的歪,倒的倒,阴风惨惨。几名修士对视一眼,取出符篆,准备开始清理邪祟。见他们神情自若,情况应当并不棘手,数名村民松了一口气。
    可他们的这口气还没松透,忽听“啪”的一声巨响,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摔到了面前的一座土包上。
    离那座土包最近的村民一声惨叫,扔了火把,连滚带爬逃开。紧接着,第二具、第三具、第四具血淋淋的尸体也摔了下来,仿佛是从天而降的尸雨,噼里啪啦不断落下,森林里登时嚎叫四起。那几名修士还没见过这样的阵仗,震惊之余却还没失了胆气,为首者喝道:“不要逃窜!不要惊慌!不过是小小邪祟罢了……”
    还没喝完,他仿佛被人掐住了脖子,声音戛然而止。
    他看到了一棵树。
    树上坐着一个人,垂下一片黑色的衣襟,一只纤长的黑靴,轻轻晃荡,好不轻松,好不惬意。
    这个人的腰间,插着一管乌幽幽的笛子,笛子下边垂着鲜红如血的穗子,也随着小腿的动作悠悠晃动。
    几名修士登时色变。
    村民们原本已乱了阵脚,听他大喝,刚吃了定心丸,谁知却见几名修士齐齐脸色发白,转身拔腿就跑,一阵风一般瞬间就冲出了森林冲下了山,弃他们于不顾,都猜到这片山头一定有什么了不得的大邪祟,连这些修士也没办法,刹那间魂飞魄散,顷刻便作鸟兽散逃得干干净净。一个村民逃得慢了,落在最后摔了一跤,满嘴泥巴,本以为落单死定了,却突然见到一名年轻的白衣男子站在前方,眼睛不由自主一亮。
    这男子腰悬长剑,不知是不是衣料特殊,似乎周身都罩着一层朦胧的白光,在幽暗的森林里,恍惚仙气凌然,不似凡尘中人。他立即求助道:“公子!这位公子!救命,有鬼啊,快快快把这妖……”
    话音未落,又是一具尸体落在他身前。那张七窍流血的面孔刚好和他打了个照面。
    就在这村民吓得快晕过去的时候,那男子对他说了一个字:“走。”
    虽然只有一个字,可这村民感觉到一阵莫名心安,仿佛得到了免死敕令,忽然涌上来一阵力气,爬起来头也不回地逃去。
    这名白衣男子看了看森林中满地乱爬的血尸,似乎不知道该作何评价。他抬头望去,那原先坐在树上的黑衣客也轻轻巧巧地跳了下来,瞬间闪到他身前,便将他压在一棵树上,轻声道:“咦,这不是冰清玉洁的含光君蓝忘机嘛,到我的地盘上来做什么?”
    四周是一地的血尸,正在或茫然或狰狞地努力爬来爬去,这人伸出一手撑在树干上,蓝忘机被困在他的身体和树干之间,面无表情。
    只听这人又道:“既然你把自己送上门来了,那我就……哎哎哎!”
    蓝忘机一只手便把他两只手腕都锁住了。
    形势逆转,被他反制住的黑衣人惊讶道:“天哪,含光君,你太厉害了,不敢相信,令人震惊,匪夷所思,你居然用一只手就制服了我,我根本没办法反抗!可怕的男人!”
    蓝忘机:“……”
    他的手不由自主抓得更紧了。对方的惊讶变成了惊恐:“啊,好疼。放过我吧,含光君,我下次再也不敢了。你不要再这样抓我了,你也千万不要把我绑起来,更不要把我压到地上……”
    看他的言语动作越来越浮夸,蓝忘机的眉尖抽了抽,终于出声打断道:“……别玩儿了。”
    魏无羡讨饶讨得正起劲儿,惊讶道:“为什么啊,我求饶还没求完呢。”
    “……”蓝忘机道:“你天天都在求饶。别玩了。”
    魏无羡向他贴过去,轻声道:“这不是你要求的吗……天天就是天天。”
    他的脸凑得极近,仿佛要去亲吻蓝忘机,可是又迟迟不肯干脆地贴合上去,两人的唇间总若离若即、若有若无地留有一线之隔,如同一只多情又顽劣的蝴蝶在端庄的花瓣上气若游丝地翩翩游走,将栖不栖、欲吻不吻。如此撩拨片刻,蓝忘机浅色的眸子闪了闪,微微一动,似乎终于自持不得,按捺不住的花瓣要主动去触碰蝴蝶的翅膀了。魏无羡却一下子仰起脸,错开了他的唇。
    他挑眉道:“叫哥哥。”
    蓝忘机:“……”
    魏无羡道:“叫我哥哥。叫哥哥就给你亲。”
    “……”蓝忘机嘴唇微微一动。
    他这一生还从未用这个自带软糯味的称谓称呼过旁人,就算是对蓝曦臣,也从来只一板一眼叫兄长。魏无羡诱导道:“叫一声来听听嘛。我都叫你那么多回了。叫完亲了还可以干别的。”
    就算蓝忘机本来快要叫出来了,听了这一句,也被魏无羡打败了,终是没能叫出口。憋了一阵,只憋出一句:“……不知羞!”
    魏无羡道:“你这样用一只手抓着我不累吗?只剩一只手做事多不方便啊。”
    定定神,蓝忘机状似彬彬有礼地道:“那请问,我该怎么做。”
    魏无羡道:“我教你啰,你把抹额摘下来捆住我的手不就方便了?”
    蓝忘机静静看了笑嘻嘻的他一阵,慢慢地把抹额除了下来,展开给魏无羡看。
    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在他双手上打了个结,重重地把魏无羡这两只不规矩的手按到他头顶上固定住,埋首到他颈项之间。
    正在此时,草丛里突然传来一声惊叫。
    两人瞬间分了开来。
    蓝忘机把手放到避尘剑柄上,却没有贸然出剑,因为方才那一声惊叫甚为清脆娇嫩,明显是个小孩子,若是误伤路人那便糟了。半人高的草丛簌簌抖动,草丛蹿动的痕迹越来越远,看来是溜走了。魏无羡和蓝忘机追了几步,山坡下方传来一个女子喜极的声音:“绵绵,你没事儿吧!你怎么能在这种地方乱跑呢?吓死娘了!”
    魏无羡一怔:“绵绵?”
    刚觉得这个名字很是耳熟,他一定在哪里听过,另一个男子的声音责备道:“让你夜猎的时候别乱跑,你还一个人往前冲,被鬼吃了的话你让我和你娘怎么办!……绵绵?怎么了?怎么这副样子?”最后一句应该是在问那女子:“青羊,你快看看,绵绵没出什么问题吧?怎么这幅样子,是不是在上边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了?”
    ……确实是……不该看到的东西。
    蓝忘机瞅了魏无羡一眼,魏无羡无辜地回看他,作口型道:“造孽啊。”
    明显没有一点荼毒小朋友的反省内疚之情,蓝忘机摇了摇头。他们出了坟地,转下坡去,坡下三人立即惊讶又警惕地望向他们。一男一女是夫妻,都蹲在地上,中间站着个梳着双鬟的小姑娘,大约才十岁左右。那女子是个容貌颇为清丽可人的少妇,腰间佩剑,第一眼见到魏无羡,立即拔出,剑锋指他,喝道:“什么人!”
    魏无羡道:“不管是什么人,总归是人,不是别的东西。”
    那女子还要说话,却看到了魏无羡身后的蓝忘机,她当即一怔,道:“蓝二公子?”
    蓝忘机竟然没佩戴抹额,一时之间,她竟然不敢确认,若不是那张脸令人见之难忘,恐怕还要迟疑一阵。她把目光移回到魏无羡身上,恍惚一阵,道:“那,那你是,你是……”
    夷陵老祖重归于世的消息早已传开,现在和蓝忘机在一起的,一定是他,因此被认出并不奇怪。魏无羡见她隐隐有激动之色,相貌又有些面熟,心道:“难道这位夫人认识我?我跟她有仇?招惹过她?不对啊,我不认识叫做青羊的姑娘……啊,绵绵!”
    魏无羡恍然道:“你是绵绵?”
    那男子瞪眼道:“你叫我女儿干什么?”
    原来,那名方才乱跑不小心撞破他们的小姑娘是绵绵的女儿,名字也叫绵绵。魏无羡觉得颇有意思:“一个大绵绵,一个小绵绵。”
    蓝忘机对那女子颔首示礼,道:“罗姑娘。”
    那女子将微微颊边散乱的头发拂到耳后,还礼道:“含光君。”又望向魏无羡,道:“魏公子。”
    魏无羡对那女子笑道:“罗姑娘。哦,这回我可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了。”
    罗青羊略带羞赧地一笑,似乎想起陈年旧事,很不好意思,将那男子拉上来,道:“这是我夫君。”
    那男子觉察他们并非恶徒,面色缓和下来,寒暄几句,魏无羡随口问道:“不知这位先生是哪家族人何派门人?”
    那男子很爽快地道:“哪家的都不是。我以前就是个开店的。”
    罗青羊望着丈夫,含笑道:“我丈夫不是玄门中人,只是一个普通人。不过,他愿意和我一起夜猎……”
    一个普通人,还是一个男子,竟然愿意放弃原本安定的生活,不畏漂泊,不惧危险,敢和妻子一起颠沛流离,奔走各地,这是极为难能可贵的事,魏无羡不禁肃然起敬。不由自主回头看看身旁的蓝忘机。他们现在,不也是这样么?
    他道:“你们也是到这儿来夜猎的?”
    罗青羊点头道:“正是。我听闻这座山头有野坟邪祟作乱,侵扰此地民生,苦不堪言,因此到这里来想看看有没有要帮忙的地方。你们二位已经处理干净了?”
    若是魏无羡和蓝忘机已经处理过了,那么就不需要别人再插手了。魏无羡却道:“你们被那些村民骗了,事情根本不是这样。是他们自己先挖坟盗墓,将死者尸骨胡乱丢弃,才遭到野坟主人的还击。并非邪祟有意作乱。”
    罗青羊的丈夫疑惑道:“是吗?可就算还击,也不必杀害好几条人命吧。”
    魏无羡和蓝忘机对视一眼,道:“这个也是假的。根本没出人命,我们查过了,只有几个挖坟盗墓的村民被阴魂吓过之后卧床了一段时间,还有一个逃跑太匆忙,自己摔断了腿。除此以外没有伤亡,什么好几条人命都是他们瞎编来耸人听闻的。”
    罗青羊叹道:“竟然是这样。唉,这些人哪……弄成这样。”
    魏无羡道:“刚才我吓了吓他们,这次之后他们应该都不敢上来盗墓了,邪祟自然也不会去找他们的麻烦。解决了。”
    罗青羊道:“可他们若是请别的修士来强行镇压……”
    魏无羡笑道:“我露过脸了。“
    罗青羊了然。夷陵老祖已经露过脸了,被那几名修士看到之后必然会到处扩散消息,旁人只当他已经把这一带划成自己的地盘了,哪个修士吃了熊心豹子胆还敢上来惹他?
    罗青羊笑道:“原来如此。方才看绵绵吓成那样,还以为她遇上了什么邪祟,若有失礼之处,还请切莫介意。”
    魏无羡心道:“不不不,可能我们这边才比较失礼。”面上则一本正经道:“哪里哪里,吓到了小绵绵,也请你们不要介意。”
    罗青羊的丈夫将女儿抱了起来,绵绵坐在父亲手臂上,鼓着脸颊瞪魏无羡,一副又是气恼羞愤、又是难以启齿的小模样。魏无羡见她穿着绯色的纱衣小裙,眼睛犹如紫黑的水晶葡萄,脸蛋玉雪可爱,很想拧拧她的脸蛋,终归是人家父亲在一旁虎视眈眈,只捏了捏她垂下来的小辫子,负手笑眯眯地道:“绵绵长得可真像罗姑娘你小时候。”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没说话。罗青羊乐了,抿嘴一笑,道:“魏公子,你说这话不心虚吗?你当真记得我小时候长什么样子?”
    这抿嘴一笑,依稀与当年那个穿绯色纱衣的小姑娘重合在了一起。魏无羡分毫不觉得羞愧,道:“当然记得!和现在也没什么差啊。对了,她几岁了?我给她发点压祟钱。”
    罗青羊和丈夫连忙推辞道:“不用不用。”
    魏无羡笑道:“用的用的。反正不是我出。哈哈。”
    夫妻二人微微一怔,尚未明白过来,蓝忘机已自觉取出了钱袋。魏无羡从他手里接过那几颗沉甸甸的压祟钱,坚持要送给绵绵,罗青羊见推辞不过,便对女儿道:“绵绵,快点谢谢含光君和魏公子。”
    绵绵道:“谢谢含光君。”
    魏无羡道:“绵绵,是我给你的呀,你怎么不谢我?”
    绵绵气愤愤地瞪他一眼,不管他怎么逗,就是不肯和他说话,只是低头拉脖子上挂着的一条红绳,拽出了一个精致的小香囊,很宝贝地把压祟钱放了进去。下了山头,魏无羡只得颇为遗憾地同他们道别,和蓝忘机一起走另一条路了。
    等他们身影消失之后,罗青羊责备女儿道:“绵绵。这么没有礼貌,那是从前救过娘亲命的恩人。”
    她丈夫大惊:“是吗?!绵绵,听到没,你看你多没礼貌!”
    绵绵嘟哝道:“我……我不喜欢他。”
    罗青羊道:“你这孩子,你要是讨厌他,你早把压祟钱扔了。”
    绵绵红扑扑的小脸埋在父亲胸口,哼哼唧唧道:“他干坏事!”
    罗青羊啼笑皆非,正要说话,她丈夫奇道:“青羊,我以前听你提起过这位含光君,记得他是为世家出身的大人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小地方,猎这种小猎物?”
    罗青羊耐心地对丈夫讲解道:“这位含光君和别的名家名士不一样。他一向是逢乱必出。只要是有求助于他的,无论夜猎对象品阶高低,功劳大小,他都会前往相助。”
    丈夫点头,又疑惑而紧张地道:“倒是位真正的名士。那那位魏公子呢?你说他是救过你命的,可我好像没怎么听你提起过这个人?你以前什么时候遇到过性命危险吗?!”
    罗青羊抱过了绵绵,目中有异样光彩闪动,微笑道:“那位魏公子嘛……”
    另一条路上,魏无羡对蓝忘机道:“没想到当年的一个小姑娘,如今的女儿也是小姑娘了!”
    蓝忘机道:“嗯。”
    魏无羡道:“可是这不公平啊,明明她当时看到的应该是你在对我干坏事,为什么她看我比较不顺眼?”
    蓝忘机尚未答话,魏无羡又转了个圈,面对蓝忘机,倒退着走,边走边道:“哦,我知道了。其实她心里一定喜欢我。就和当年的某人一样。”
    蓝忘机掸了掸袖子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淡声道:“请把抹额递给我,魏远道。”
    听到这个陌生的名字,魏无羡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啧啧笑道:“我说吧,蓝二公子,这不,喝醋了是不是?”
    蓝忘机垂下眼睫,魏无羡挡在他身前,一手搂住他的腰,一手托起他下颔,严肃地道:“老实说吧,你这壶醋喝多少年了,怎么藏这么好,我都没闻见酸味。”
    蓝忘机习以为常地配合他仰起脸,忽然感觉有一只不规矩的手摸进了胸口。低头去看,魏无羡的手却已经抽了出来,拿着一样东西,故作惊讶道:“这是什么?”
    那是蓝忘机的钱袋。
    魏无羡右手将这只精致的小钱袋转得飞起,左手指着它道:“含光君呀含光君,不问自取是为偷。当年他们怎么说你来着,名门之后?世家子弟楷模?好一个楷模呀,居然暗地狂喝浓醋,偷了人家小姑娘送我的香囊,用它做自己的钱袋,难怪我醒来之后到处都找不着它。要不是小绵绵胸口挂的那个小香囊和这个一模一样,我还想不起来呢。你呀你,啧啧。说说,怎么从昏迷时候的我身上把它摸走的?摸了多久?”
    蓝忘机面上一阵微微的波澜闪过,伸手去夺,魏无羡把钱袋一抛,躲过他的手,退了两步,道:“说不过就要抢啦?羞什么呀?这也要羞,我总算知道我为什么不知羞了,咱们俩真是天生一对,肯定是因为我的羞都放你那儿了,你替我收着了。”
    蓝忘机的耳垂泛着浅浅的粉色,脸却还紧紧绷着,出手飞快,魏无羡脚下更快,让他瞧得见抓不着,道:“你以前自己要把钱袋给我的,怎么现在又不给我了?你看看你,不光偷东西,还偷欢,还出尔反尔,坏到骨子里。”
    蓝忘机扑上去,终于抓住他,在怀里紧紧抱牢了,辩解道:“我们三拜拜过,已经是……夫妻了,不是偷欢。”
    魏无羡道:“夫妻之间也不能总是像你这样对我用强呀,我是不是经常求你?你现在变成这个样子,姑苏蓝氏要气死了……”
    忍无可忍地,蓝忘机狠狠堵住了他的嘴。
    作者有话要说:    刚才忘了说……《人渣反派自救系统》个人志二刷了,在微博搜索“我们工作室S”,置顶微博就是预售链接啦!预售时间一个月。
   
    第113章 忘羡第二十三 3
   
    遇罗青羊夫妇的次日,二人来到广陵的一座小镇上。
    魏无羡举手搭在眉间,望见前方酒招飘飘的幌子之间,有一家旗子上印着一个特殊的纹章,道:“前边休息吧。”
    蓝忘机点了点头,二人并肩前行。
    云梦观音庙那一夜过后,魏无羡和蓝忘机结伴而行,带着小苹果一起四方游猎,听到哪地有邪祟作乱、侵扰民生便前去查探,举手解决,顺便游山玩水,领略当地风土人情。如此三月,闭耳不闻仙门事,好不逍遥自在。
    只是,人终究是无法永远两耳不闻窗外事的,逍遥这么久了,也该打听打听了。
    进了酒肆,坐到不惹眼的角落桌边,店伙计上前招呼,观二人容貌气度,看到蓝忘机腰间佩剑,再看魏无羡腰间笛子,心中忍不住把他们和某两位联系到一起。可使劲儿瞅了好一阵,这位白衣客人又确实没佩戴姑苏蓝氏的抹额,终是没敢确定。
    魏无羡要了酒,蓝忘机则点了几个菜。魏无羡听他低沉的声音报着菜名,一手支腮,脸上笑意盈盈。等那伙计下去了,他才道:“这么多辣菜,你吃得下去么?”
    蓝忘机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淡声道:“坐好。”
    魏无羡道:“杯里没茶。”
    “……”蓝忘机将茶杯斟满,重新送到唇边。
    过了一会儿,他又道:“……坐好。”
    魏无羡道:“我坐的还不好?我又没像以前那样把腿放到桌子上面。”
    隐忍片刻,蓝忘机道:“那也不要放到别的地方。”
    魏无羡茫然道:“我放哪儿了啊?”
    蓝忘机:“……”
    魏无羡道:“蓝二公子要求真多。要不你教教我怎么坐。”
    蓝忘机放下茶杯,看了看他,一振衣袖,正欲起身好好教教他,大堂中的那张桌子却陡然爆发一阵狂笑。
    桌上一人捧腹道:“我的妈呀!真的吗!老兄你说的是真的?!金光瑶跟自己的亲妹妹通|奸,搞得自己还不举了?!”
    魏无羡立即坐直了,和蓝忘机一起侧耳倾听。他们就是为探听消息而来的。
    “哈哈哈哈哈哈我操,果然古往今来说的都没错!这些上边的人哪,表面越是光鲜,背后就越是龌龊不堪!”
    “不错,没一个好东西,什么尊啊君子啊,哪个不是披着张皮出来混给人看的。”
    一人低声道:“小点声儿吧……又不是什么好听的话。”
    大笑的那几人满不在乎道:“怕什么,这儿又没人认识咱们。”
    “就是!况且就算被听到了又怎么样?你以为现在的兰陵金氏还是当初的兰陵金氏?管得住旁人的嘴么?有本事像以前那样再横啊?不爱听憋着!”
    “原来那封信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几个人证也都找到了。秦愫的侍女,还有那个老□□,也亏金光瑶想得出来那种法子,绝配,绝了!”
    一人就着一口酒,大口吃肉,边吃边唾沫横飞道:“话说这个思思当年也是大红大紫过的勾栏名人,老成那样,我都没认出来,真他妈倒胃口,金光善这死的也是够惨,哈哈哈哈哈……”
    听到“思思”这个名字,魏无羡和蓝忘机同时抬眼,若有所思。
    一名修士拿着筷子,指点江山道:“这个金光瑶,该狠的时候不狠,不该狠的时候狠。就算他后来发现这个思思是老熟人,可熟人又怎么样?人证就该灭口啊,留了活口,看看现在下场是什么?人家把他从前的老底全都揭了。”
    “你怎么知道金光瑶是妇人之仁,说不定人家跟思思有那种……嘿嘿,不可告人的关系呢?”
    后面言语逐渐不堪入耳。蓝忘机的眉头皱了起来,好在那一桌上有正常的人也听不下去了,岔开话题:“行了行了,老谈这些做什么,吃菜吃菜。这金光瑶生前再怎么做兴风作浪,现在也只能困在棺材里和聂明玦打架了。”
    “我看够呛,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他尸体骨头都得被聂明玦拆碎了。”
    “可不是!我去了封棺大典,看了一眼,那棺椁周围怨气重的呀……那棺材真能封住他们一百年?封不住怎么办?”
    “封不封得住暂且不提……要是有人想偷金光瑶身上的阴虎符,去撬那口棺材该怎么办?”
    立即有人大声道:“谁敢!清河聂氏、姑苏蓝氏、云梦江氏都派了人围守那片墓地,谁都别想动。况且阴虎符也只剩一半了,除非你是薛洋,不然偷个铁疙瘩来干什么?”
    最先问阴虎符的那人虽是看似被打消了念头,不再提起,但他的眼神却并未改变。并且,魏无羡知道,像他这样的人,抱有类似念头的人,不计其数。
    一人边夹菜边道:“不管怎么说,封棺大典都结束了。兰陵金氏算是完了,今后又要变天喽。”
    “说起来,这次封棺大典还挺让我刮目相看的,聂怀桑竟然办得不错啊?原先他主动请缨的时候,我还以为铁定要搞砸呢。毕竟一问三不知。”
    “我也是!谁知道他居然主持得不比蓝启仁差。”
    听他们惊讶纷纷,魏无羡心道,这算什么?今后的数十年里,说不定清河聂氏的这位家主,在必要的时候,会逐渐开始展露锋芒,继续给世人带来更多的惊讶。
    蓝忘机则是因为蓝启仁的名字而微微一动。那边继续议论:“蓝曦臣又是怎么回事,封棺大典之前就在闭关,封棺大典之后还在闭关。成天闭关,这是要学他爹吗?怪不得蓝启仁脸色那么难看。”
    “能不难看吗?家主这幅样子,家里小辈整天跟一具凶尸跑来跑去,夜猎还要凶尸来帮忙解围!蓝忘机要是再不回去,我看他就要骂街了……”
    菜上来了,酒也上来了。
    魏无羡斟满一杯,慢慢饮下。
    离开酒肆之后,还是魏无羡坐上小苹果,蓝忘机牵着绳子在前边走。
    晃晃悠悠地蹬着小花驴,魏无羡取出腰间笛子,送到唇边。
    清越的笛声飞鸟一般越过天空,蓝忘机顿足,默默聆听。
    正是被困在屠戮玄武洞底时,他唱给魏无羡听的那支曲子。
    也是魏无羡刚刚回来之后,鬼使神差在大梵山吹出来、让蓝忘机确定他身份的那支曲子。
    曲终,魏无羡对蓝忘机眨了眨左眼,道:“怎么样,我吹的不错吧?”
    蓝忘机缓缓颔首,道:“难得。”
    魏无羡知道,难得的意思是难得他记性好了一回,忍俊不禁道:“你不要总气这个呀,从前是我错了还不行么?再说我记性不好,这应该要怪我娘。”
    蓝忘机道:“怎么又怪你娘。”
    魏无羡把胳膊撑在小苹果的驴头上,道:“我娘说过的,你要记着别人对你的好,不要去记你对别人的好。人心里不要装那么多东西,这样才会快活自在。”
    这也是他所能记住的,关于父母,为数不多的东西。
    思绪飘飞片刻,又被魏无羡拉了回来,见蓝忘机正专注地望着他,道:“我娘还说了……”
    听他迟迟不说下半句,蓝忘机问道:“说什么。”
    魏无羡对他勾勾手指,神情肃然,蓝忘机走近了些。魏无羡俯下身,在他耳边道:“……说你已经是我的人了。”
    蓝忘机眉尖微动,正要启唇,魏无羡抢着道:“不知羞,不正经,无聊,轻狂,又在胡说八道,对不对?好啦,我帮你说了。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个词,真是跟从前一样一点都没变。我也是你的人,扯平了,行不行?”
    比口舌上的工夫,蓝忘机永远也比不过魏无羡,只能微微摇头,唇角却已悄然无声地浅浅一弯,眸中也有朦胧的涟漪散开。
    笑够了,魏无羡扯着小花驴的缰绳,道:“回去看看吧。”
    蓝忘机望向他。魏无羡道:“好久没喝天子笑了,咱们回姑苏,先去彩衣镇玩儿一趟,都这么多年了,那儿的水行渊都该除干净了吧?你叔父要是勉强能见我呢,你就把我和那几坛子酒一起藏在你房间里;要是见不得我呢,咱们看完就跑,跑个一年半载再回去。”
    蓝忘机简洁有力地道:“嗯。”
    清风徐来,两人的衣衫都如春水一般泛起波澜。
    他牵起载着魏无羡的小苹果,将细细的绳子紧紧抓在手心,继续朝前路走去。
    魏无羡迎风看着蓝忘机的背影,眯起眼睛,盘起腿,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能够用这种清奇的姿势在小苹果背上保持不倒。
    这只是一件无聊的小事,他却像发现了什么有趣的稀奇事,急于和蓝忘机分享,叫道:“蓝湛,看我,快看我!”
    如当年一般,魏无羡笑着叫他了,他也看过去了。
    从此,就再也移不开眼睛了。

阅读完整小说

热点资讯

美容

美发

减肥

丰胸

情感

  • 罗格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Copyright@ Rogge Media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 女人私房话 www.nrsfh.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北路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