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武侠仙侠 >

春风化雨录

    【作品简介】
  •   姓名:艾克?龙性别:男年龄:26岁种族:人类身高:1。80米体重:80公斤爱好:至于那方面的爱好,想必我也就不需要多说了。其次就是喜欢不切实际空想,建立王国的想法就是在海滩漫步时,空想出来的。可是..

  作者:万恶我为首

  一次看见大海的的心可能都差不多。即使我只有10岁,也感受到了那些伟大的文,诗,为什么面对大海时能写出那么多伟大的作品。

  本大爷名艾克?龙,今天随师傅一起去出海。要说起我师傅来,那整个澳丝坦叮大陆可是没不知没不晓。他是大陆最著名的魔法师之一——克达(请注意,不是富士)。师傅说他要一些特殊的草来提炼一些魔法,可是澳丝坦叮大陆没有,听说另外的一块大陆——非丝伽大陆可能有,于是就带着我出发了。

  听师傅说,两个大陆之间非常遥远,坐船得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到达,所以预先准备好了一大堆预防晕船的,不过这些要到是差不多都进了师傅的肚子里了。

  没能想到,大陆少有的几个大魔导师之一的克达,竟然在船吐了个昏天黑地,不得不让只有10岁的本大爷来伺候他。哎,可叹我一生首次出海的前三天就这样费在了船舱里。我和师傅住的是等舱,在船的最高层。从窗户往外望去,只能看见蓝蓝的海,和偶尔飞过的海鸥。这艘' 玛利亚公主' 号,是来往与澳丝坦叮和非丝伽大陆之间最豪华的客轮。能住在等舱的都是贵族或者非常有名的骑士啊,魔法师什么的。

  我就是沾了师傅的光才能有幸住在等舱。在舱里没有其他的是可做,除了帮师傅清除那些呕吐物外,就找点书来看。

  当然是我自己私带的一些*书刊啦。别吃惊啊,大爷发育的比别好,虽说年纪不大,可对于异的生理研究可在很早就开始了。正看到兴奋之时,突然一个大打来,师傅又从掉下来了。

  哎,没办法,还得我把他扶去。师傅还嘟哝了点什么我也没听清,回到躺下后,师傅又睡了。

  我刚要回去继续研究我的生理课,脚突然踢到了什么东西,我低一看,是一本书。书的名字是《元素魔法宗要》。哇,这可是好东东啊,我兴奋得差点没流下来。自从我六岁跟随师傅学习魔法开始一直到现在,这个老家伙也没教我几种有用的魔法。还老是对我说,这是为你好,要先打好基础,不能急于求,在学跑之前要先学会走。简直是他。老子天生聪明绝顶,打基础有个鸟用。

  不过这可不能对老师说,要是让他知道了非宰了我不可。

  这本《元素魔法宗要》是我早就梦寐以求的了。今天没想到竟然得来全不费工夫。

  我这个动啊。

  手里捧着书,心里想的是如何赶快学会这里面所有的魔法,在别面前也能向师傅那样风光。翻开书,看了一下目录,第一章是火系魔法,第二张是系,第三章是风系,第四章是土系。难度是依次升的。这本有如砖般厚的书里,记录现今为止,所有从1级到9级的元素魔法,落到任何一个手里都是一个宝。

  虽然我喜得到这样一个宝,不过我却知道得赶快背下来,这师傅醒来之前一定要放回去,要是让师傅知道了我私自练魔法,那我可是吃不了兜着走。该死的书,为什么这么厚,我诅咒着那个写书的(其实就是我师傅啦),也不照顾一下的心,这么厚又着急要看。想背下来何其难也。特别是对于我这样,记忆力不是很好的来说,这简直就是折磨吗!我甚至怀疑这是师傅为了鼓励我积极学习故意布下的套。在背下了火球术和火焰刀两个魔法后,我彻底崩溃了,裂不说,眼皮还仿佛有千斤重。没办法,只好放弃了学,把书放回了师傅的怀里后,我来到了甲板透透。在甲板的一,几个贵族的绅士老爷和几个骑士,正在一起喝酒聊天。另一,有好几名贵夫,围坐在一张大桌子旁打着牌。旁边还有几辆婴孩车,显然是她们的孩子。在甲板中央则是几个和我差不多大的贵族少爷小们,在追跑打闹。

  我平常最痛恨的就是贵族了,因为我听我师傅说,我的父就是一对农民,因为有一年大旱,地里没结出庄稼来,而那块地拥有者——一名贵族老爷却强迫他们租,后来我的父想逃跑,被捉了回去,生生的被折磨死在了那个贵族老爷的牢里。而我则被路过的师傅给救了。那时我才六岁,对这些只有一个隐隐约约的影象。

  总是说越不想碰到什么就越碰到什么,我本想到栏杆旁,眺望一下海景,没想到刚刚走出两步,就被一大力撞到在地。

  " 贱民,你没长眼睛啊!" 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向我吼到。

  什么吗!明明是他撞到我了,却不向我道歉,还指责我,这有没有天理啊!

  虽说这么想,不过我可不能做什么,除了恨恨瞪他一眼外,我也只能默默的站起来,,没有再理他。至于那个未来的小贵族也自知理亏,除了继续骂我之外,到也没再做什么。毕竟他也知道,能住在等舱的,绝对不是什么能随意欺负的

  看了一会海景之后,我实在无聊,就走到那几位贵夫旁边,观看她们打牌。

  这是一种' 拖牛车' 的的游戏(拖拉机的原始版),参与其中的和围观的都很投入。

  根本没注意到我的到来。说实在的,这几个平实在是有够差的了,可最令我受不了的是她们居然还互相吹捧,听得我浑直起皮疙瘩。真恶心,这就是贵族,死要面子。

  那几个可的女婴到是引起了我的注意。虽说婴儿看不出别,可贵族的婴儿从出生,衣服就不一样,孩有孩的衣服,女孩有女孩的衣服。所以从衣服我就能分清眼前的这四个全是女孩儿。

  从外表看,这几个婴孩都不会超过1岁。虽说我很讨厌贵族,可真羡慕这几个孩子,从一出生,就注定拥有一切。不管他们张的是美是丑,是聪明是傻,是天才还是白痴,他们都可以得到他们想要的。

  而大多数孩子,那些穷的孩子,从出生起,就注定了他们一生的不幸。终劳作,可最后在他死时,能为自己挣下一副棺材钱就已经算很功了。

  什么道德啊,法律啊,全都是对那些毫无抗能力的穷,奴隶的,对贵族来说,他们想什么,什么就是法律。

  这是一个现实的社会,你要想立足,就必须是强者,所谓的强者,就是包括你的地位,金钱,手段,武力或者魔法力,只要你能在某一方面远远超出别,那么你就会得到很多,否则,你就是猪,你就是狗,或者是连猪狗都不如的奴隶。

  对此我是有体会的。

  哎,不说这些没用的大道理了,还是赶快作点实事儿要紧。现在对于我来说,看美丽的贵夫就是最要紧的事。参与到游戏中的,有四位夫,旁边还有几个在旁观,不过最能引起我注意的只有一位,她的美丽超凡脱俗,一靓丽的金发直垂到腰间,她的鼻子很小,有点微微翘,唇不算太薄也不是很厚,让一看就有想要一亲芳泽的感觉。她的皮肤很白,但不是那种病态的白,而是很健康的白,很有活力,给一种能掐出来的感觉。最令我着的还是她那美丽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下面是和大海一样深和大海一样蓝的眸子,让看了想不心动都不。当然最后我的目光最终还是落在了她的,挺拔的双最能勾起望,当然,只有10岁的我还算不是完全的

  那几位夫可能都把我当小孩看了,对于我肆无忌惮的扫,她们并没有太在意。

  享受完*窥的快乐后,我又回到了船舱里,。师傅依旧躺在那里,还是一副昏昏沉沉的样子。看看表,还没到下午4点钟,离吃晚饭还有段时间,索把我的那些有关生理卫生方面的书拿出来,再习一遍。

  毫不容易熬到了吃晚饭的时间。我兴奋的到达了餐厅。这里的等级,要是在澳丝坦叮大陆,也是非常豪华的了,我可从没有进过这么高级的餐厅。不过我突然发现我不可能在这里用餐,那些贵族见到我只后的脸分明写着' 滚蛋' 二字,好象我在这吃饭就降低了他们的份似的。下午我看到的那位最美丽的夫也在,她的表和其他没什么两样,这真是令我很痛心。

  有着自知之明的我走到侍者那里,告诉他我师傅体不舒服,要他把晚饭送到我们的船舱里。往回走时,我还特意又看了那位美丽的夫一眼,这时的她好象已经完全忘记了我的存在,兴高采烈的和她的一位女友聊着什么。这时我心中的隐痛感更加强烈了。回到船舱不一会,侍者就把晚饭送到了。

  不愧为最高级的客轮,那些食物是我以前连听说都没有听说过的。龙虾几乎和我的手臂一样长,一个螃蟹居然有五斤重。哎,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削尖了脑袋要往爬,天间和间地狱都是指的同一块地方,只是不同的不同称谓罢了。

  在醒师傅后,我们两个一块吃了晚餐,师傅的脸看起来总算好了一点。

  他最里不住的嘟囔着下次打死也不坐船了,宁可用魔法飞过去。吃完饭后,我和师傅一起打坐冥想。就像和尚要念经一般,魔法师都是要冥想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恢复魔法力。虽说我不使用魔法,用不着恢复,可师傅还是要我跟他一起打坐,说那是为了增加我的最大魔法力。

  冥想持续到11点,我和师傅平时都是这点睡,今天也不例外。我和师傅收拾了一下,我把那些*书籍,装到了我自己专用的一个小箱子里。师傅很尊重我,从来不动我的这个箱子,当然,那是他不知道这里装的是什么。师傅这时却我的肩膀,他从怀里把那本《魔法元素宗要》那出来给我," 艾克,拿去把,你要是想看就直说吗!何必摸摸。好学是件好事,以你的资质,其实我早该把这本书给你了,只不过一直来我想让你把基础打结实些,这对你以后有好。" 我红着脸,不好意思的接过书,真没想到师傅都那样了还能发现我看了他的书。对于有点怪怪的语,当时我并没有察觉出来什么,因为我毕竟不知到什么临终遗言。后来我想起这些话,才有点回味过来。师傅作为大陆最伟大的魔法师之一,隐隐约约感到了灾难即将降临。可是当时他除了教导我,这个他最钟的徒弟几句之外,他也不知到该怎么做才能避免这场灾难。

  有一点现象,这时船都没有注意到,那就是在我和师傅睡了之后,海渐渐起风了。

  睡的正熟的我是被摔醒的。当我睁开眼时,我发现自己正在地打滚。说明白点,就是我们坐的船在烈的摇晃着。我能感觉到船一会被大推向高空,一会又落入了底,下能超过100米。

  那种刺程度绝对不是游乐园的海盗穿所能过比拟的。

  怎么会这样,刚刚清醒我立刻意识到了危险。只有10岁的我已经被吓傻了,我还不想死,呜,呜,我还年轻,我有美好的未来,我还没有过女朋友,我还…

  …严峻的形式已经让我无法再想我还没干什么了。我死死的抱住,一固定自己的体(船都是固定在地板的)。连续的颠簸大概持续了一个时辰,慢慢的平静了下来。我从窗户往外望去,天并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变得晴朗,相好象更加沉了。

  " 跟我来。" 师傅抓起我的手走出舱外。

  外面已经有好多了。我看看我们乘坐的这艘船,刚才的风雨把它毁的已经差不多了,如果再有一次象刚才那样的风雨,这船铁定完蛋。而不幸的是,从天来看,下一场风雨也很快就要来临了。船长正在大声指挥着手们放下救生艇,现在弃船,还来的及。

  但是有一点很显然,那就是救生艇的数量不够。' 玛利亚公主' 号非常大,这次出海,连旅客带船员,一共有2000多,而那十几艘救生艇顶多坐三,四百

  也就是说,大多数要被淹死。

  当面对死亡的时候,有谁能保持冷静呢!何况还有一堆平时里娇生惯养的贵族们。

  首先发生的混就是,有几名贵族想先登救生艇。可是船长坚持要女和儿童先救生艇。双方坚持不下。

  " 你们这帮贱民,我是贵族,让我先。" " 对不起先生,不管你是谁,际海难通法里规定,必须先拯救女和儿童,所以请您让一让。" " 见你的鬼去吧,老子不知到什么海难通法。你要是不让我先,那就谁也别。你们这帮该死的贱民,我的命可是比你们所有的命加一块还值钱。" " 没错,你的命很值钱,不过我们的命都是无价之宝,用钱是买不到的!" 船长很明显也动了。双方就这么僵持着,直到一声巨大雷响,预示着第二场风雨可能随时会到来。

  这时那些闹事的贵族真的慌了神。" 求求你了,船长。我回去一定给你好多的钱,你还想要什么,我都满足你。" 船长也急了,时间不等啊,他挥挥手,几个强力壮的手过来,把那几个贵族架走了。

  " 你等着,回去我会让法庭审判你的,我会让你变奴隶的!" 贵族们里依旧嚣着,全然忘记了他们几乎没有希望再回去了。

  这时已经有按捺不住恐惧,自己跳进了茫茫大海,不过没几下就被巨吞噬了。

  船长看见有几名骑士,在那边犹豫着," 尊贵的骑士们,你们能帮帮所有吗?请你们帮助维持一下秩序,不要让大家盲目跳海。" 骑士毕竟是骑士,关键时刻他们拿出了在战场的勇,帮助手们维持着船的秩序。而此时,第一艘救生艇也终于载满了女放了下去。可就在救生艇和海面接触的那一刹那,第二场风雨袭来了。一个巨大的把那只救生艇打翻,艇连惨都没有发出一声,就被无的大海吞噬了。

  这回,连船长都傻了。唯一的逃生手段都没有了,如此大的涛,即使放下救生艇,也会被马打翻的。船顿时响起了哭声一片,可是在烈的风雨中,那点声音除了边的外,就没能听见了。

  就在这时,有站出来了。要不然怎么说我师傅是伟大的魔法师呢!该出手时就出手。所有都看着他,这个大陆几个最厉害的魔法师之一。师傅什么也没说,走到一个救生艇前,伸出手,里不知道默念着什么。突然,一个巨大的光球笼罩了那个救生艇,虽然我不认识那是什么魔法,但觉得那应该是风系高级魔法的一种。整个救生艇现在就像一个大个的蛋。

  " 好了,现在可以有三个进去。" 师傅说" 什么三个?!" 船长惊讶道。

  他的惊讶不是没有道理的,救生艇应该可以坐20~ 25的。

  " 不错,只能有三个,我的这个结界在这种天况下能保住三个已经很不错了,多了,这个结界就会受不了,到时正都是一死,少就没区别了。" 师傅坚定的说。

  既然施法者这么说了,那最重要的就是让哪三个去了!最终抉择权还是到了船长手中。每个都很紧张,被选就意味着生,否则就很难说了。

  " 让婴儿去吧。" 船长指着我今天下午看到的那几个女婴。

  " 婴儿这么小,两个占一个的地方应该没问题吧?" 船长问师傅。

  师傅默默点点

  那几个贵夫恋恋不舍的把婴孩放进了救生艇里。把亲和孩子强行分离是世界最残酷的事之一。这里面居然有我今天下午看到的那个最美丽的夫。只见她用无比疼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孩子,然后从自己的脖子摘下一串项链,带在了她女儿的脖子,最后深深的吻了女儿,才退回了群中。

  其他三个亲也差不多,纷纷把自己的一些东西解下来,放到孩子,可能是为了孩子得救时能辨别份用。

  四个婴儿占去两个位置,现在就剩下一个位置了。

  " 让他去吧。" 师傅推了我一把。船长看着我,他知道我是师傅的徒弟。

  也默默的点点。毕竟是我师傅造了这个,我坐去也合合理。

  " 师傅……" 在去前,我看着师傅,从来没有这么仔细的看着师傅。

  " 好啦,去吧,别忘我平时对你所说的话,你如果还能活着的话,一定要好好练习我你的东西,你一定会为比我更伟大的魔法师的!" 说完,师傅一把把我推了去,随即' 砰' 的一声,结界关闭,我和外面的联系全部中断。我能看见外面的,他们的各种表,可是我却听不到任何声音。

  当我乘坐的这个' 大蛋' 刚接触到海面时,我见到了令我一生难忘的景象,一个高达几十米的巨朝' 玛利亚公主' 号来,在自然界那巨大的力量面前,我首次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渺小。突然,我看见了一个影,飞到空中。是师傅,风系的' 飞翔术'.但紧跟着,强力的龙卷风把他卷到了海里。海终于压到了船,虽然我无法听见,但我可以感觉到那木制的船被寸寸撕裂的声音,以及临死前,们的哀号声。但紧跟着什么都没有了。海面除了海依然还是海

  " 师傅……" 这是我晕过去前所说的最后一句话。 

阅读完整小说

热点资讯

美容

美发

减肥

丰胸

情感

  • 罗格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Copyright@ Rogge Media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 女人私房话 www.nrsfh.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北路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