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武侠仙侠 >

阳光下的杀手

    【作品简介】
  • “恩——”我想支起 ,却发现自己受了严重的内伤,“咳咳……” 闷痛。一阵 涌,吐了 出来。感觉好多了。 是谁?竟有将我伤的这么重的能力? 眼中仍是一片模糊,脑中闹轰轰的。 ……好 暖,就像沐浴在 光中一般。疼..

  “恩——”我想支起,却发现自己受了严重的内伤,“咳咳……”闷痛。一阵涌,吐了出来。感觉好多了。

  是谁?竟有将我伤的这么重的能力?

  眼中仍是一片模糊,脑中闹轰轰的。

  ……好暖,就像沐浴在光中一般。疼痛大减,已经可以自己疗伤了。蚀天心法逐渐开始运转。周围的能量缓缓被吸入体内,分在体内流转,恢复受损的经脉。将淤逼入中……

  “噗——”一雾喷向天空。

  终于可以睁开眼睛了。尽管仍然很模糊,但我已能看清面前的东西了。

  “这是哪?我现在是什么境?我败露了吗?……”一个有一个的疑问浮。手自然的摸向腰间,结果却让我很失望。剑,不见了。不,不仅是剑,连腰带都不见了。的各种灵也都不在了。或者说,我的衣服都被换过了。现在我穿了一套奇怪了衣服,很——华丽,但以一个杀手的眼光来说,中看不中用。活动活动体,刚才极重的内伤已经好的三了。

  奇怪,这么重的伤不该好的这么快啊。细心查了一下,才发现空中的能量充足到了惊的地步。这里条件这么好看来只要不出手,一个月就能痊愈了。这真是不幸中的大幸啊。等我伤好了,哼!我要十倍奉还。

  不过——这是哪?可以肯定这不是我原来住的地方,以我十年周游各地为师傅杀的经历,我可以肯定这一点。因为没有一个地方空中的能量这么充足。换了别也许感觉不出,但我不同,我的蚀天心法大部分的内力源自空中的能量。空中的任何变化都逃不过我的感应。

  不过现在当务之急是我在什么况之中,在考虑其他的事。

  四周看了看:这里是个小帐篷,够两个睡。角落里放了一些衣服,有几件迹斑斑,等等,这不是我的衣服吗?

  我拿起沾满迹的衣服,竟发现除了一些干粮外,什么都不少。三瓶剑的腰带、破邪匕首,甚至这次任务得到的《剑爪》和《羽衣化剑》都在。

  既然武林中梦寐以求的东西都在,就是说——我还是自由的,只是受了伤后被救了。说到受伤,我不记的被谁打伤的,连有没有和手都不记得。奇怪,我在别眼中的份是华山三弟子,应该除了那些死外没有仇家才对,而且我为行侠仗义,碑一向很好。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我把腰带扎在腰间,匕首绑在右小外侧,用管盖好。瓶和秘籍收入怀中。银票已经沾了,不能用了,这是各个发行银票的钱庄立下的规矩。

  一阵脚步声传来,已在三十步之内,约有六个,看来我的内伤真的很重,这么沉重的脚步声三十步之内才能听到。

  “呼,累死了,我先去睡会,迟点我。”一个粗重的音。

  “要不要我帮你恢复一下啊?”是个很甜的女声。应该是个可型的美女

  “不不不,您也累了,不打扰您了。”飞似的逃了。

  “哈哈哈。”

  “呵呵呵。”

  的和女的笑声就是不一样。有四个的,两个女的,年龄都不大。

  “公主,我们出来好久了,什么时候回去?”一个粗旷的音问到。

  公主?哪位公主?听语,这个的应该是护卫一类的。

  “急什么呢,才一周而已,我还要去第三层去。”很甜的女声。

  “可是第三层的魔兽都是……”

  魔兽?什么东西?是兽吗?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对手越强,提升的越快不是吗?你们多受点伤,我才有机会治疗啊。嘻嘻嘻……”

  “……”

  “……”

  这个女,真恐怖。

  “啊,对了,那个受重伤的不知道怎么样了,我去看看他。阿娜,跟我进来。”

  我听到四个一起以低不可闻的声音为我祈祷:“帝保佑那个可怜的家伙吧。”

  汗!!!

  帐篷的帘子被掀开来,一个穿着奇怪衣裳的美少女走了进来,拿着一根白玉长杖,齐高,顶端一个龙爪扣着个拳大小透明的珠子。白的泡子,大大的袖子,部分与其说是衣服,不如说是披风更合适些。洁白的长,再下面是双灰白的长靴。除了可以肯定很美外,材都被袍子遮住了。一银灰的长发,直披到背后,中间有一把扎了起来。腰间扣带扎了把精美的匕首。

  根据我采花过百的经验来说,材好的女子一定是美女,美女材未必好。所以我看女总是先看材,材不好的,我从不看第二眼。

  可惜这位美少女的衣袍太宽大了,看不清楚里面。这才看她的脸,美女!虽然我采的百花中九九是美少女,但她在其中仍然算是等,生得异常甜美、可灵灵的樱唇,尖尖的小鼻子,加淡紫的眼眸,我从未见过这么动的眼睛。既然她的份是公主,那她是美女也就没什么好奇怪了,公主的亲一定是美女,美女生美女是很正常的。一个精美的冠,由金丝扎,镶了几颗宝石,但最显眼的是她的眼睛是碧蓝的,大海的蓝。

  我有中感觉,若我采了她,伤会好快一倍。按照师傅的意思,我采过的百位美女都以凋谢了,这样可以防止我露我是杀手的份。其中有三是师傅给我的刺杀对象。

  不过这个美女救了我,还是放了她吧!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你的伤很重,别起来了,躺下吧。”公主诧异了一下但很快恢复过来。

  “咦,你醒了”又一位美少女走了进来,“感觉怎么样?”

  看起来像是丫鬟,虽然比公主差了一点,但也有限。衣服也差不多,只是颜是蓝的,手中的手杖只有到肩高,顶端是一块蓝宝石。有婴儿拳大小。眸子是淡蓝的。

  “还哟点疼,请问:我睡了多久?”我现在不知是什么境,还是虚心求教。

  “你昏了四天了。”公主回答我。“我们在魔兽森林一层碰到你浑,躺在那里。”

  四天?魔兽森林?……我一时不知该如何应。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至少我现在是安全的,不必提心吊胆必的。

  “谢谢你们救了我,若不是你们,我可能已经死了。谢谢。”

  “你还是谢公主吧,她天天用治疗术给你治疗的。我什么也没做。”丫鬟说。

  “多谢公主救命之恩。”我鞠了一躬。——治疗术又是什么?

  “没什么啦,正是用你来练魔法,一举两得。”公主随意摆摆手。“你的伤还没好,我帮你治疗吧。”

  “躺下吧。”

  我依言躺下。

  公主走到我侧,将手杖举高,念到:“慈的生命女神啊,您的恩惠遍布世界,请赐予您虔诚的信徒重新享受生命的美好的机会,治疗之光。”

  我细心体会着,我感觉她的仿佛有些东西散发到空中,空中的能量缓缓聚集到她手杖顶端。最后变一道光射到我,一暖流从被照射的地方流向全。配合着不断运行的内力开始整理各。很快,我的伤又好了一,真是奇迹。

  我记起来了,我昏的那几天也有这种感觉,一样的舒服。这是为杀手的我从未感受过的。

  虽然我是个杀手,但知恩图报是的美德,恩——就让你做我的老婆好了(好象家欠你似的,救了狼。)。

  心中的惊讶却没有表现出来,因为让别摸不透才是生存之道。曾经有一次,我因露出一点杀而险些丧命,从此,我就让自己微笑的杀,即使是无辜的婴儿,还是卧的老,我都能微笑着以最残忍的方式下手。这就是为什么我出任务七十七次,其中有三十四个目标功夫、经验在我之,四十次目标有极强的帮手的况下完任务。因为谁也想不到,一个行侠仗义、碑极好的武林少侠会突然向你出手,一次将所有武功高于我的杀光,然后以最快速度杀死较差的,在目标家还未从震惊中放应过来时,能与我手的已经死光了。剩下的就是单方面的屠杀。

  我从不骄傲,那东西会害死的,我从不给别同归于尽的机会,从不给别准备的时间。敌准备的越充分,我的代价就越高。这是我决不允许的。

  过了一刻钟光慢慢减弱了,我也停止运功,让内力自行流淌。由于伤势严重,经脉受损多,现在的我只剩三内力了。不过这里的能量这么充足,等我伤好后就能恢复六内力,之后最多十天,我就能回复最佳状态。

  “好舒服啊,公主,你真厉害。”我看到公主额有密密的汗珠。

  “那当然了,我们公主可是大魔法师呢。”丫鬟说道,好象是说她自己一样。

  大魔法师是什么?

  “公主年纪轻轻就这么厉害啊。”虽然不懂,但还是称赞两句。

  “没什么啦,小意思。”她的样子像在说:了不起吧,哈哈哈。

  这个公主挺不错的,没有皇族的高傲,我要定了。

  “公主,现在是什么时候?”

  “中午吃饭时间。啊,对了,你睡了这么久,一定饿了吧。”公主说道。

  我想问的是期,……算了,我也有点饿了,正该知道的总会知道的。

  ******

  我躺在地,享受阿娜的服务,我是重伤员嘛。公主的侍女阿娜,不象我们那丫鬟,入乡随俗吧。

  咽下一魔豹做的汤,“阿娜,公主平时都是这样吗?厄……我是说她喜欢恶作剧之类的。”

  “是啊。”阿娜一副‘别让我再来一次’的表,“公主老恶作剧,街对她又又怕的,她啊,可厉害了,没是她的对手。每次碰到贵族欺压百姓,她都出手把他们大得滚尿流的。”

  她是公主,当然没敢触天威了,嫌脑袋多吗?

  “那百姓怕她什么呢?”我不明白什么是贵族,可能是哪族吧,像满,蒙古之类的。或是地痞之流。也没多想。

  “她用魔法啦,比如说,看到比克大叔,他是个做面包的,公主最吃他做的面包。比克大叔把面粉放在桌,她就用球把面粉打。大叔怕面粉了以后坏掉,就赶紧做面包。”

  面包是什么?一团团的面条吗。(本坚持主角是中古代的武者,思想与异世不同)

  “还有呢?”

  “她喜欢把冻僵,再救他;做个魔法陷阱让触电;在椅子伤涂胶去;在陛下的衣服里放粉,陛下早朝时跳来跳去……”

  “别别说了,我都有些难受了。”我直觉得骨子里一阵发寒。

  “公主可好了,她从不把下当奴隶看,也不会看不起百姓,从皇族、贵族到各有名的佣兵,都有很多朋友。”

  “是吗,这样的公主很少啊。”我又有些心动了。

  “当然了,公主在大陆美女版中居第六,版居第二呢。”

  “哦”美女版我倒不在意,版能高居第二,确实不易。“那公主有多少追求者呢?”

  阿娜继续喂我喝汤,“游诗的说法是:将他们组军队,可以踏平魔兽森林。”

  “……(魔兽森林多大?)这么多?”

  “有些夸张,但也差不多。”阿娜颇为自己的主骄傲。

  “其实,你也不差啊,有规定侍女不能美女版吗。”

  “你……”阿娜脸红了,低下,险些把汤淋在我,我忙接过她手中的碗。

  呵呵,真害羞。我喜欢。 

阅读完整小说

热点资讯

美容

美发

减肥

丰胸

情感

  • 罗格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Copyright@ Rogge Media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 女人私房话 www.nrsfh.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北路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