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武侠仙侠 >

大明总兵与天皇之女

    【作品简介】
  • 第一节、桃源镇 昏黄的天空下,老街象一 幽深的井,从东 望去,只剩下夕 下一道道细瓦屋檐的黑影。我就这么一个 站在这条小街的东端,向里看看,一个 都不见,甚至连狗 虫鸣声都听不到。心里有点怵,可是,隐隐约约..

    第一节、桃源镇
    昏黄的天空下,老街象一幽深的井,从东望去,只剩下夕下一道道细瓦屋檐的黑影。我就这么一个站在这条小街的东端,向里看看,一个都不见,甚至连狗虫鸣声都听不到。心里有点怵,可是,隐隐约约地,我就觉得,应该进去。
    自从昨天清晨,她突然不见了,我就一直在找,找了一天,就是找不到。桃源镇就那么大,可是,偏偏就找不到她。不应该,那么美的一个女子,全镇的都说她美得不象是间的,可是,就是没看到她。奇了,桃源镇在昨天晚已经炸了窝,都在传说李家公子相好的漂亮女子不见了。连家里老黄都拖着瘸出去找她了。可是,一整过去了,就是没有消息。
    就在我绝望地站在东大哭的时候,那个老出现了。
    我敢肯定,他绝对不是桃源镇的。自从一五九七年发生在辽东的一场小伏击战之后,李家,不,应该是李家的一支(另外两支都绝后了)就躲到了桃源镇。那场战斗规模并不大,就是一群辽东的鞑子杀了明朝一位带追击的将军,然后匆匆逃走。可是不幸的是,那位将军恰恰就是我的先祖。临死前他向他的副将留下了什么遗言。那遗言是什么我都不知道,但是我爹知道,爷爷临死时告诉了他,却没有告诉我。而自从先祖的副将带着先祖的儿子,也就是我的另一辈先祖远远地躲到桃源镇以后,从明朝到现在,几百年了,桃源镇就没有来过一个外。只有出去的才知道外面的事,可是,没有一个外知道,这个世界,还有这么一个世外桃源。一个躲过了间几百年战,无数次屠杀的地方。不,不对,曾经有那么一个,一个倭寇,个子小小的,拿一根歪歪扭扭的,进来了。怎么进来的谁也不知道,正,当他那支冒了火,东村老四爷家的死了之后,他就死在那里了。怎么死的没看见。只是有说,我太爷爷的手动了一下。
    手动了一下是什么意思,我也一直不知道,直到我爷爷死前才说,那是太爷爷手里的一枚围棋子,飞进了那个倭寇的脑门。然后,我爹就得到了那本家传的书。什么书我没看到过,正,得到这本书的,就是桃源镇的领,就是族长,就是所有都尊敬,都得小心翼翼地说话的。书我虽然没有看到,书里的东西,我已经学了不少。可是现在,什么都没用,她不见了。
    这是我李家的奇耻大辱。几百年来,李家没丢过这么大的。还没有一个,一条狗,能够在桃源镇消失而我李家不知道的。可是即使我连心听都用了,连老爷子都拿出盘算过了,却只有一句话:“她不是这世,别找了。”什么话?老爹是不是老糊涂了,功力不够,拿瞎话糊弄我?不过,看他一脸灰白的样子,我不忍说他什么。可是我还要找。又找了一个午,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直到,那个老出现。
    老出现的时候,正当中午。光透过他雪白的子,照到我流泪的脸,照得我睁不开眼。他说:“想要找到她,得去东河,河边有个风镇,镇东,老柏树下,古井,有等你。”
    当我还在揉着被光剌痛的眼睛时,那老就不见了。
    虽然我知道,几百年来没有敢违族规越过东河,可是为了找到她,我还是过来了。河并不宽,一眼就能看到对岸,可是我抱着那根木游过来时,却好象费了很长时间,过河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
    现在,风镇就在眼前,可是,这里却一点不象有住的地方。为什么?我叹了一,他娘的,进!
    风镇,果然是风阵阵。也不知是从哪个角落里,一丝丝的冷的风,从我直往钻。寂静,绝对的寂静。每往前走一步,我都得鼓起最大的勇。手,也不知不觉地握住了腰间的剑把。这剑是亲给的,绕指之柔,“铁骨柔肠”。缠在腰里,倒是挺方便。就是剑练起来难了点儿,得一年,还得是我这样的。
    突然背后一声大喝:“站住!”吓得我一个哆嗦,剑转瞬间出鞘,指尖用力,剑尖立即笔直地剌向后方。
    那里,街站着一个光昏暗,看不清是什么。可是我再一回味那声断喝,怎么听怎么象我老爹的声音。于是我收起剑,问:“爹,是你吗?”
    “小畜生!再敢向前走一步,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什么?”我真有点不明白。原以为他会说些什么族规之类的话,却不想说出这么一句八杆子打不着的话来。于是我没有动。只是收起了剑,听爹怎么说。
    “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不……不知道。”“这里是无常界的入。”
    我又不明白了,什么无常界?入?爹显然知道我不明白,说:“多余的话我不说了,正,你要进去,可能就出不来了。儿子,听我的,李家几百年单传一脉,是这三界间的定律。你不能,不能去,天有道,不容犯。那女子,她不是我们这里的,她注定要回去的。或者,我怀疑这是个谋。她来,就是要带你走,你去了,李家就断了,李家断了,这三界就了。听爹爹的,回来!”
    爹说着,似乎已经流泪了。可是我还是不明白。算了,管他的,二十年不是白练的。爹说过,李家祖,个个都是大英雄。我长这么大,还没尝过英雄是什么滋味呢?我在心里迅速地盘算了一下爹要拦住我有多大机率。三年前他追我要一个时辰,现在——
    “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你要想进去,不用多,一步,我就能打倒你。”
    看来爹是发了狠心了。可是,不见到她,我……
    我决定了,去。心随念到,我已经飞出去了,向东。耳边也同时响起了围棋子的呼啸声。可是,没有打中,不是打不中,三百尺内,没有能躲得过。可是,我躲过了。我悲哀地知道,父亲下不了手。在我飞速地奔跑之中,我听到父亲声嘶力竭的喊声“回来!明——回来——”
    爹没有追来,我可以不把族规当回事,他不能。

    镇东,老柏树下,古井。就是这儿了。可是,没
    这时才想起来,爹说的,谋!
 

阅读完整小说

热点资讯

美容

美发

减肥

丰胸

情感

  • 罗格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Copyright@ Rogge Media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 女人私房话 www.nrsfh.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北路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