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穿越小说 >

千年红尘劫

    【作品简介】
  • 知县千金柳如烟以身相许孤苦书生李世安。世安赴京求取功名,路遇强兵,江湖女子夏清荷舍身相救,与世安相约来世。身怀有孕的如烟草屋之中苦等情人归来,被判军掳去。世安毅然潜入军营,帐外值夜,如烟不堪凌辱,自刎..

    “不不,你不要过来,这事与我没有关系,你父亲的死与我无关,你不要把帐算在我的,我可吃罪不起。我走了,你放过我吧。我可是一个老实,从来不过问商场的事。你看我这熊相,能就什么大事呀?我只不过好女,害的勾当我从来没有干过。你放过我吧,我想回家了。”
    如烟并没有朝风公子走过去。她从桌的小篮子里拿起红酒,“嘣”的一声,拽去瓶塞。这一声都让风公子吓得一缩子。他非常担心这一声响是如烟的冲外面报着的信号,这风公子差点没有尿子,脸都变了。如烟给放在桌子的两只杯子里注入红酒。
    “阿风,看你,还呢,我又没有说是你做的,你这不是此地无银吗?”
    “什么银不银的?我历来胆小,没有经历过这些。你当着我的面说这些,好象我是罪魁祸首一样。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我明白了,你说,你今天带了多少,是不是今天就把我结果了,柳云烟,哦,柳小,你放过我吧,我这就回香港,再也不来这里了。”
    “阿风,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你一个大,骨就这么呀。来来,坐下来,我们喝一杯。别怕呀,你看我有伤你的意思吗?”
    风公子盯着如烟手里的红酒杯,那殷红的液体在杯里摇晃。他又咽了一,这回可不是垂涎的,而是觉得嗓子特别的干燥,需要挤出唾液来滋润一下。他最为紧张的是如烟马就一撒手,这只杯子就掉到地,这声音一响,就是判了他死刑。
    如烟说:“怎么,不赏这个脸呀,接着呀。”
    风公子这回不再犹疑,伸手把杯子接过来。这样总比拿在如烟的手来得安全一些。如烟举着杯子,与风公子手里的杯子撞了一下。“当”一声脆响,又把这个风流的风公子吓的一缩脖子。如烟优雅地把酒杯壁靠在嫣红而丰润的唇边,然后一喝了下去。见风公子还端着杯子,手却不停地颤抖。
    如烟说:“怎么了,是怕我在酒中下了毒?你看你,就你这样胆量还玩女呢。喝了吧,我刚才都已经喝了,你这样我会觉得你看不起我如烟。”
    “喝喝。”风公子张开,把酒倒进去,那手就是不听使唤地抖个没完,眼睛盯着如烟不放,怕如烟脸会突变。
    如烟把手的杯子放在桌边,风公子伸手把这只杯子往桌子中央放了放。他真是担心如果如烟一不小心,手一带,会把这只杯子碰倒,掉在地
    如烟的泪不停地往下流淌,一声长叹。
    “我柳家遭此灭顶之灾,谁能还我女一个公道?阿风,你可能还不知道,自我的爸爸死了之后,我的眼睛都哭瞎了,我与租了一间小房子,那也算是房子吗?就是在天台搭的一间小屋子,寒来暑往,我们过得是什么子呢?我自小娇生惯养,从来没有受过什么苦,可是,为了替治病,我不得不出去找事做,做完事还要回家照看。你可能不相信,我与最好的美食就是蛋,而我从来不舍得吃一个蛋。”
    说这些伤心事,如烟真是肝肠寸断。现在,她已经不觉得自己的故事是说给风公子听的,而是说给一个可以主持正义的朋友,完全是动了真感
    一个漂亮的女如此动容地哭,风公子还算有点,也跟着哭了起来,也不知道他是因为如烟家的遭遇而流泪,还是因为看到这个美伤心而不舍得。他的心慌稍略地稳定一些。
    风公子说:“柳小,没有想到你这样的可怜,说吧,有什么我可以帮助的,你尽管说,只要你开,我完全照办,我给你买房子,再给你们一些钱,好吧?”
    如烟抹着眼泪说,“不,我要的不是钱,我要你帮我,我要让恶有恶报。”
    这话一出,又把风公子吓了一跳。怎么?如烟是要与清荷斗吗?
    “柳小,冤冤相报何时了,别到来怨没有报,把自己搭进去了。”
    如烟说:“我不管这些,夏清荷,我绝不能放过她。是她逼得我一家走投无路,直到现在还不放过我们女,就在前些天,我的亲与她扭打时,又从二层楼摔到楼下,我苦命的,这么大的年纪,哭瞎了眼睛,精神分裂,又遭此不幸。我一再地忍让,三天前,她又开车试图把我撞死,她是不把我们置于死地不罢休。”
    风公子这才算是明白,原来柳如烟把这些帐算在夏清荷的。又听如烟这么说,心里也有点不忿。他听说父亲让夏清荷善待柳家,结果这个夏清荷居然不旦不照办,还这样苦苦相逼,丧尽天良。
    风公子说:“这个恶劣女,真是疯了,没有。”
    如烟说:“阿风认识这个夏清荷,是吗?”
    风公子就怕把自己扯进来,说:“认识,可是不太熟悉。没想到这个女心这样的歹毒。”
    如烟说:“阿风,咱们还是谈易吧。我需要与夏清荷斗下去,把清远集团再夺回来。完事之后,我就是你的。那么清远集团也就是你们风家的,这笔易你是包赚不赔。”
    风公子思量了一番。
    风公子说:“话虽不错,可是柳小,你可知道,这个夏清荷有些手段,现在财大粗,我们风家的势力只怕也奈何她不了。再者,我们风家的大权还在我的父亲手捏着,我只是一个名义的总经理。管不了事,我可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如烟靠近阿风,手搭在风公子的肩。如烟天生的香熏得风公子晕晕乎乎,体直摇晃,心里也有一种飘飘仙的感觉。如烟的在他的面前起伏,那冰雪一样的肌肤多么的。风公子一时的英雄概,都开始沸腾起来。自古就是英雄难过美关,何况这个风公子也算不得什么英雄。他只想着后与这个美合睡在一起时的那种神仙的生活。现在什么都可以豁出去了。
    风公子说:“办法倒是有,那就是你得把长运集团的经营权拿到手,现在我手有长运集团的百分之十五的权,我亲有百分之五,我父亲手有百分之三十,其余的份在其它的东手。我的这部分可以由你来支配,其它的我也没有办法拿到。没有会相信我的能力,这事难办呀。我父亲可是一个精明的,想从他的手拿到一分钱都困难,别说拿分了。难,真的很难。”
    如烟说:“有你这百分之十五份,我就已经有胜算了。”
    风公子说:“不过,唉,我也说不出。”
    如烟说:“你说吧,不过什么。”
    风公子说:“不过,你得嫁到我们风家,只有这样,让我的家把你当了自家之后,这样好象你才有机会说服其他。”
    风公子这时倒不傻了,他心里也在盘算,假如我帮了你,到时候你变卦了,我可不是财两空?只有你嫁给我了,这才让我的心里踏实。
    如烟说:“那是自然。”
    风公子说:“这是真的吗?”
    如烟说:“是真的,不过,在我未报仇之前,你不得侵犯我,我们只是名义的夫妻。”
    风公子说:“只是你知道我这,自控力差,万一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怎么办呢?”
    如烟说:“阿风,我迟早是你的,我可以对你说,不用一年的时间,我就可以把所有的事都理好了,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阅读完整小说

热点资讯

美容

美发

减肥

丰胸

情感

  • 罗格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Copyright@ Rogge Media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 女人私房话 www.nrsfh.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北路83号